歪扉

就这样做吧。

心里湿漉漉的,想看长江图。

最无奈的是回不去吧,信任碎了就是碎了,不知道多久感觉真的过去了,祝往去的朋友前程似锦,美梦成真吧。
今后如何都不要再见了。

看山是山,看雾是雾,

这三年出了很多野外,
大巴车的挡风玻璃里总是相似的不相似的景,

迷蒙蒙的。

昨晚,又梦到围城了。

今天怎么解也没解开…

我还会有幸运么,

如果每一步都不好运了,

以后会对我好一点么…

早操背书的时候喜欢回头,你不知道,

我知道。

所有努力的存在,
所有的焦虑难眠,

我都不知道它是否有意义。

等吧。

夜里饥肠辘辘,又忍不住去想美好的展开和已不存的过往,惦记和你走过更多路的人应当是真理,劝慰又劝诫,闷热又空空如也,饿了。

/

所以,别离是假象,矛盾是假象,挣扎是假象,虚假是假象,

唯有自己,才是真相。

原来,
走了的人,
真的 再也回不来。

目送你离开的时刻。

新买的睡衣t和我想的一样长,却是破败的蓝色。

中午回来想了一个隧道还是跑去买了咖喱。

阳光很晃眼。

生活里,
要有光,
要有那点追逐的想拥有,

我质疑自己,
我无处逃脱,
我也只能看着光亮处温暖自己一点点。

期待着明天能成为那里的一点。

-测井文献综述
-地震实习数据分析
-易班文案
-笔记,复习测井
-马来西亚井 文献查
-古海洋报告

一周内。望好。

心里一片茫然,
还没有和家里通过电话,
每刻都在质疑着自己,
开始睡不好觉,
看向楼外走走停停的学生,
又美好又茫然。

在雨中,三四岁的小女孩,步速是妈妈的两倍,小腿噔噔的踏着,为了握住妈妈的手,伞是近乎垂直的,女孩就掩在伞下,两人雨中安静的走着,很长一段路。

我想,一定有那么几年,我跟着你的步伐,赶着你的步伐,一步不落的走着,从稚嫩柔弱走向坚定平稳。

我,想要走更远啊。

穿着毛衣淋着小雨下楼买水果,院子里的空气是那种泥土和花朵芬芳混合的味道,属于春日的,细细闻着。

常光顾的水果店又在隔壁开了一家,晚饭是一根玉米。

鞋尖溅上了泥点,来上西方浪漫音乐赏析发现没有座位,站在门外听老师放了一曲歌剧。

今晚。

2018/3/12

想写很多,做决定时的犹犹豫豫,一旦选择就是孤注一掷的硬碰,一遍遍询问真的可能么试图获得一点肯定,都说年轻就是敢拼,可怎么这么怕没有退路的路呢。

怕失败。怕失败后有天发现原来成功的概率一直是零,只是我无知不懂自量,并且将无知当作了勇气。

原来前进的时候会遇到这么多心魔,努力拿到offer的学姐却最终发现自己不适合学术,保研不成出国的学长获奖有一页纸,雅思考了四次,拿到offer却签证办不下来,最后工作一年国内考研。

走在路上发现失败过的人处处都是。而我,好怕。

我不够好。

敢么...

打个卡吧,今日食谱

-烤肉饭团
-法式烤馍片
-一杯热可可
-玉米肠

/

离开家的时候,
越来越熟练,
慌张的感觉还是会有,
总怕忘记了什么。

是剥离开情绪来说呆着很安全的地方,

可我知道这种安全,
是因为它只是我的港口。

/

睡觉时候脚偷偷伸出被子漏出一角(脚) 感觉像是在裹住的空气里突然呼吸一下 呼吸的愉悦感

不负一无所有,
不负,一无所有。

/

昨晚平安夜小聚,在楚河汉街走了几个来回,这好像是橙走后第一次聚,点了几杯酒,我们才敢说出大三这半年来的聚散喜悲。四十度的盛夏实习后,是所有人之间因不同的事走向较远的彼端,我们无意疏离,甚至昨日之前彼此不知原来我们都已经觉得走的太远了,可是没人认为自己有权去干涉别人的生活啊,数一数这日子这人,都不久了,我们不再聚了,不再讨论你爱谁谁又爱你,只是会在偶尔宿舍有人时聊下毕业后的选择。可是,我们还是人啊,也还是会觉得被false,被冷漠,被欺瞒,想着是否恋爱分去了太多朋友的相处,在所有这杯酒里我们也想着真心相待的,想着相比之下难得的八个人的稳定,虽然稳定之后总是各自的生活。但多一个人的真心与热忱,都是能被安慰的。

© 歪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