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扉

终须一别。

这几次离家好像第一次这样难过,如果还有时间再渲染下情绪,大概哭出来也是可以的。

因为回去要面对些无法面对的情况,所以整个二十天似乎都在等待离开这一刻。昨晚做梦,就像是高中时对生活,考试绝望的,陷入解不脱的困境那种梦。真的很怕啊。

今年,真的要好好的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