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扉

    那天往上走出地铁口的时候,旁边的楼梯上有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正坐着 斜坡升降平台 一点一点 非常缓慢的往上升着,一直平行前进的是一位女性工作人员。
    
    老人已是非常老,用老婆婆尚不足以形容,身形枯槁。楼梯上除此之外是走着向前一些的老人的儿子,也是两鬓皆白。
   
    我不知道怎么说,较电梯而言,宽阔的楼梯,只有那三人。 年轮已碾碎她面容的老人,温柔并行的工作人员,鬓发两白的儿子。  那一刻,岁月静好。
   
    机器在人类手中体现出的人性化那一刻显露无疑,也许这“斜坡升降平台” 从配备起到废弃那一天止,也只用了这一次。但这一次,人性化的光辉已是温暖我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