歪扉

有必要记下来,

上周大概四五天每晚都会梦到僵尸行尸之类的,还不尽相同,

总是到处逃跑着不停关门怕被咬,某天也真的被咬的不过那是个伪装成僵尸或者人熊的人,后来还把皮剥开了,

最后一晚梦到的是六七个尸体,在我房间的外面依次按死去的方式放着,像是溺水的人就放在水里,还一直能听到滴答的声音,还有吊起来的,因为都是不动的,那晚倒是真的不怕,那是最后一天。

白日里开始期待夜里新的梦境,但后来还是没了,再没来过我梦里。

2017/9/10

昨夜梦到高中班主任,起来发现是教师节。

又突然说起高中军训时候最早的食堂,如今对高中的印象还是烦躁和闷热,却还能感觉到穿着军训服时候自己的新奇,已经走到了更大的地方,可还记着对小校园的好奇 。

一晃五年都过去了,本科都开始愁毕业了,军训第二天瓢泼大雨惊醒了人,从阳台看穿着迷彩服的新生正往宿舍走,才发现真的很久远了。

又是蒙你照顾的一年,
下一年,也一切都好吧

这个夏天,大概是纯粹吧,与热爱无关的,所有简单的事在一起,在一起做,在一起无所顾忌。
昨晚拖着鞋很热很热又出门闲逛的日子,也许以后很久都不会有了,夏天本是禁忌,却在这里成了催化剂。
踏寻山川,最好的是盛夏里压马路的我们。
所有的故事与情绪,都留在这里了。

真的再见了,这个夏天。

夜里难受时的痛哭流涕指责,醒来出了一身汗,就都不做数了,好像我的疼痛和喜悲一并被病菌带走了

「粥铺_ 」

从你开始,从你结束。

From 2014 to 2017.8.10